2008-05-27

[專題] 生男?生女?(一)

Want a Boy? Eat your Wheaties


想生男孩? 吃穀物早餐吧



Elsa Youngsteadt 撰,domi 譯,Fan-Lu Kung 校

Picture of breakfast

B is for breakfast--and boys.
一項新的研究證明母親攝取大量穀物類食品最有可能生男孩。


Credit: Stockbyte

母親對於孩子性別的影響比她們意識到的還要多。最近一項有關英國媽媽的研究顯示在受孕期間進食較多穀物早餐的女性更容易生男孩。

男孩的出生率最近在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的一些工業國家有所下滑。在美國男嬰比例自1970以來已下滑1% - 聽起來很少,實際上已經相當於減少了38,000名男孩了。導致這個變化的原因尚且未知,一些研究者認為是環境污染擾亂了性激素平衡或者毒害了男性胚胎。 但是英國Exeter大學的生物學家Fiona Mathews懷疑可能還有一個似乎沒有那麼可怕的因素存在。

1973年,生物學家 Robert Trivers和數學家Dan Willard預言,母親可以一定程度地控制子代的性別從而最大化其後代數量。如果她很健康並且攝取大量食物,男性後代則是她最優選擇,因為他們比女性後代可產生更多後裔。如果是普通男性則不然,所以母親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最好是生育女孩。

如果人類母親的生育情況符合 Trivers-Willard預言,Mathews和她的同事認為攝入較多熱量的女性應該生育較多男孩。團隊研究了721個英國南部的孕婦,她們都是首次懷孕並且不知道胎兒的性別。每一名女性都做了一份詳細調查,回答了受孕期間的飲食問題。

研究者按照總卡路裡攝取量將這些女性分為三組。在最高攝取量組裡,56%的女性生男孩;而在最低攝取組裡,只有45%的女性生男孩。這個差異看起來似乎是取決於女性是否吃早餐。團隊於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中發表的結果指出,每天至少吃一碗穀物早餐的母親中有59%的人生了男孩,而在那些每周攝入少於一碗穀物早餐的女性中,只有43%的人生了男孩。由於有吃早餐習慣的母親越來越少,Mathews認為Trivers-Willard效應至少可以部分解釋造成男性嬰兒比率下降的現象。早餐對於維持血糖水平穩定非常重要,盡管其作用機制尚且未知,但與其他哺乳動物男性後代生育率有一定關連。(ScienceNOW, 30 November 2007).

南非Pretoria大學的哺乳動物生態學家Elissa Cameron說,該研究結果重要而可信,可以說是證明現代人類符合Trivers-Willard假說的第一個根據。但是根據New York Rochester大學醫牙學院的流行病學家Shanna Swan的說法,營養是否是男孩數量減少背後的驅動力尚不清楚。Shanna Swan認為如果母親的飲食是一個影響因素,“那麼毫無疑問它不是唯一因素”,環境污染問題仍是一個可能的原因。


原文出處:
ScienceNOW Daily News, April 23, 2008
http://scienceno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008/423/3


譯者筆記:

1. Wheaties在此是指早餐吃的麥片粥。Wheaties, a wheat and bran mixture baked into flakes, is a breakfast cereal introduced in 1924 and marketed by the General Mills cereal company of Golden Valley, Minnesota. It is generally associated with athletics and is well-known by its slogan, "The Breakfast of Champions". (wikipedia)

2. 此篇文章在統計學意義上是具有爭議性的。首先,以問卷調查作為統計數據基礎在準確性上有待商榷;其次,根據數據顯示,由飲食習慣引起的胎兒性別差異並不顯著;再次,雖然與靈長類大量動物實驗取得的結果相吻合,而研究表明動物實驗數據波動性相對較大,結果的可靠性尚待反覆實驗驗證;最後,飲食實際上對母親與胎兒雙方都可能產生其他未知影響(from Stuart West, Edinburgh University) 。但是為何此文能發表於權威雜誌? 我相信無論是雜誌編輯或是普通讀者都會對“母親對於胎兒性別控制”這一議題產生極大興趣。因為此前的遺傳學研究表明,胎兒的性別是在授精時由來自父方的Y染色體決定。母親的選擇在胎兒性別上的主導力有多少?最終的結果,讓我們拭目以待。正所謂沒有爭議,也就沒有科學的進步。

4 則留言:

  1. 謝謝你的翻譯
    關於此篇文章在統計學上有爭議有一些想法
    1.問卷資料雖然不是完美,但是資料品質不佳的話,在大樣本得到這樣consistent pattern的結果,應該是頗可信。
    2.「根據數據顯示,由飲食習慣引起的胎兒性別差異並不顯著」
    不知道您說的不顯著是不是指文中,沒有分時段(受孕前、懷孕前期、懷孕後期),factor 1 p=0.051的結果?如果是的話,其實他後面的分析顯示,受孕前的飲食(factor 1)對小孩性別是有顯著影響,但是懷孕時的前期與後期的飲食對小孩性別則是沒有影響。

    某個角度來說這個研究可能就是用問卷,所以只能投到proceedings這種不錯的期刊,而不是影響力更大的期刊。

    請指教:)

    回覆刪除
  2. 以人為實驗對像其實很難很精確去控制每個變因,不像以動物實驗可以限制老鼠每天吃幾克飼料,一星期後增加幾克體重,所以當然不可能像這樣把孕婦找來只每天限制食用幾百克的穀物。一方面又要客觀的實驗,另一方面又要大量的統計數據,真的是二難。
    這就像之前介紹過做人感受痛覺的程度,也都是用問卷調查,那比方我打了某人的手心,問他感覺到痛覺得程度 是一到十分的幾分,這蠻難客觀的,加上每個人的差異,就更難說服別人。這就不像動物實驗直接就接電極在腦部,統計結果就比較可信。

    這篇文章被ScienceDaily選做報導,相信這主題也是有一定被重視的程度。

    回覆刪除
  3. 支持一下domi的工作!

    回覆刪除
  4. re yuhina,

    谢谢您的留言。抱歉隔许久才回复您的留言,因为最近才翻出了prodceedings上的原文粗略阅览后补充一下自己的评论。
    1. 关于问卷资料的可靠性。数据来源为共740名女性的饮食日记,因为是self-report,我们很难断定是否有人为或其他因素导致的不实数据产生,个人认为我们不能因为得到consistent pattern便承认数据的可靠性,毕竟统计学家有时候是会用"trick"的。
    2.抱歉,对PCA分析的那段原文没看太懂,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另外对该研究的一些新的想法:
    1.数据来源女性为"white"、从未生育且胎儿性别均为顺利生产后判定的,研究中缺少关于早期流产女性的数据,那些流产的胎儿性别是如何的呢?如果补充了这些数据是否会使得最终的统计结果有所改变呢?(虽然从实际角度上很难操作)
    2.文中提到,get more energy/more cereal as breakfast的母亲似乎更易生男孩。我比较好奇的是,在受孕前父亲的饮食是否也会对婴儿性别产生影响呢?当然还包括父亲的身体状况等。
    3.由于研究所用主要统计数据为营养和能量摄入量,我考虑的一点是,由于个体差异性,这些摄入量与母体的利用率是否为线性关系?包括胎儿的利用率等等。而且我尚不清楚研究者从食物记录分析得出的营养成分含量的可靠性(甚至精确到微克?当然或许这便是table2中使用rank的原因。)
    4.文中table3给出了调查中的其他细节数据,包括母亲吸烟量、教育程度等等。虽然p值显示这些因子与后代性别的关联缺乏重要性,但是我想知道的是,这些因子与文中所用数据(intake)是否具有一定关联?

    Anyway,文章discussion部分提到了一些可能的sex allocation影响因素,比如葡萄糖促进男性胎儿的生长发育而抑制女性胎儿发育;还有环境温度、荷尔蒙因素等等。无论这篇文章是否是一个支持人类也符合性别决定假说的强有力的证据,我在读毕此文后收获颇多。

    感谢赐教。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