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7

[轉載] “嘴巴說的”會影響”眼睛看的”和”心裡想的”

台大醫學院 謝豐舟教授

研究人員發現,人類對物體顏色的查覺,會因該物體之位置是在我們的左邊或右邊而不同。研究人員認為此一現象顯示,語言可以影響我們如何看世界。

  語言會改變認知的說法其來有自。1930年代,美國的語言學者Benjamin Lee Whorf提出了一項爭議性極高的假說。他認為語言的結構會影響人類思考的方式(The structure of language affects the way people think)。後來的研究顯示,在某些特別情況之下,此一假說似可成立,但語言是否會影響我們對世界的感知(perception)仍待證明。加州柏克萊大學的Richard Ivry及同僚推論:若能將左腦與右腦的視覺資訊分離,可能有助於釐清上述的假說。

  語言,主要是由左邊大腦半球處理,左邊大腦也負責處理我們雙眼視網膜左側的視覺訊號。由於來自位於我們右側物體的光線會投射在視網膜的左側,學者認為:來自右側的視覺訊號應該比較容易受到語言的影響。相反地,位於左側的物體,其光線會激發右腦,因此語言的影響應該極為薄弱。

  Ivry等人因此設計了以下的實驗:他們對受試者呈現圍成一圈的綠色小方塊,而受試者必須從其中辨認出一個顏色不同的小方塊。研究人員測量受試者辨視出顏色不同方塊所需的時間。所謂顏色不同的方塊是”藍色”,或是”深淺不同的綠色”。結果研究人員發現,若方塊是位於受試者的左側,則受試者辨識”藍色”方塊與辨識”淺綠色”方塊所需的時間並無差別。然而,若將方塊置於右邊,則受試者辦試”淺綠色”方塊所需的時間確實較辨識”藍色”方塊為長。

  Ivry等人認為由於“藍色”是很清楚的一個名稱,因此語言處理專家的左側大腦半球能夠迅速地處理訊息並挑選出其“名稱”,但“淺綠色”並非很固定的“名稱”因此左腦處理起來需要較長時間。至於,位在左側的物體,其視覺訊號由右腦處理,就沒這個差異。

  接下來,受試者在進行以上的試驗的同時,努力記憶(memorize)一系列的文字。由於受試者左腦的語言中心已被此一記憶工作佔據,辨識不同顏色方塊所需時間的差異,應該不明顯。果不其然,受試者對於於左側的方塊,不管是”藍色”或”淺綠色”,所需的時間並無差異。此一現象證明Ivry的實驗確實是”語言”的影響。研究人員正在繼續使用平日常見的物件如貓、車子來進行類似的實驗,初步結果顯示:我們看這些平日常見物件也受到他們所在位置及我們日常使用字彙的影響。也許,畫家在畫布的左邊跟右邊使用色彩的方式也會有所不同。

看來,大腦是會透過語言的裬鏡來看世界上的事物,而語言會影響我們的思考和認知。這也許是讓我們常常使用英語的一個誘因吧!
 
取材文獻
1.        Schubert C: Language colors vision. news @nature.com.. Published online: 26 December 2005/doi:10.1038/news 051219-18.
2.        Gilbert AL et al: PNAS.USA published online, doi:10.1073/pnas. 0509868103 (2005)

轉載自: [謝豐舟教授隨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